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辱我大哥者
    不毕露枉称锋芒

     兵界,南域,华剑宗,无念坪,九九八十一座试剑台上,共有一百六十一人忘情酣斗中。

     纵横剑气,时而疾烈如风呼啸,时而磅礴如雷鸣,无数剑锋对击,电光石火间,人影、剑影交错,卷起一道又一道气旋,若不是宗门在每一座试剑台周围,布置了化气网,将外溢杀气、锋芒吸纳化消,站在台下的万余名内门弟子,根本无法好好观看战况。

     在场中竞剑的百余人,最后只有一半能成为精锐弟子,表现杰出,天赋极佳的人,有机会被宗门长老看上,直接拔擢为真传弟子。

     从外门到内门,经历重重考核,又在三年一次的大比脱颖而出,来到最后阶段,人人毫不保留,使出浑身解数,不但要击败对手,更期待一步登天。

     杀到眼红,再看不见所谓的同门情谊,出手便是致命的招数,狠辣、无情,手中剑尽成了屠刀。

     无所顾忌是因为有宗门高手环伺监督,逼命关头,他们会出面制止,避免弟子彼此残杀惨死。

     演武堂堂主东更久,对这种保护措施嗤之以鼻,南域七剑宗里,仅有华剑宗和豪剑宗如此小心翼翼对待宗门弟子。

     美其名是不让好苗子在成长为参天大树夭折,却将他们养成温室里的花朵,禁不起外头风雨催残。

     归咎起来,华剑宗和豪剑宗的实力与地位长年敬陪末座,就是因为弟子缺少生死一瞬的觉悟。

     其他五宗,哪怕是区区一名外门弟子,都是踩着尸体走过来的。

     在东更久眼里,场上剑斗,看似凶险,其实和儿戏没两样,没有观战的价值。

     换做过去,他过来露个脸,跟宗主和长老们致个意,待个半个时辰便会离去。

     今日不同,他一早就来到无念坪上,抢了一个好座位,目不转睛盯着中央剑台。

     不单是他,传功、藏剑、戒律三大堂主,金风、钢木、玄冰、暴焰、龙土五大长老,全数到齐,眼巴巴地注视同一个地方。

     用惊涛骇浪形容其他试剑台的情况,中央剑台就是古井无波,有着诡异的宁静平和。

     一名十五岁的俊逸少年,双手握着一把漆黑的重剑,少年容貌出众,身量极高,合身白色武士服下,有着一副千锤百炼的身体,束袖露出的手腕精壮有力,但在这把快要和他齐高同宽的大剑下,他显得格外纤细柔弱。

     重剑名符其实,高达万斤,由界外天石铸造,万兵谱上排名第十七,剑柄上一颗拳头大的宝石圆润如月,石中有一猫眼散发妖异红光,不断向外喷发煞气,反应持剑者的心境。

     剑名踏血,是血剑宗镇宗双剑之一,五百年前,血剑宗遭遇强敌,幸得南域第一家族援手免于灭宗之祸。

     为了报答这份恩德,宗主亲手将踏血送出,并允诺凡是该家族的子孙,无论聪颖愚笨,无须考核,皆可进入血剑宗成为真传弟子,以示双方之好。

     此大族姓燃,拥有千年底蕴的燃家,在南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富可敌国之外,族内菁英无数,透过与各大家族联姻,势力遍及南域,盘根错节,但令人无法小觑的主因,是因为此族有着非比寻常的向心力,一人荣辱,全族荣辱,胆敢侵犯燃家,就要做好受到扑天盖地报复的准备。

     从得到踏血之后,踏血便是燃家家主的身份象征。

     手握踏血的少年,当然姓燃,他不是家主,却与家主无异,他是现任家主的第七子,万中选一的无锁之体,一出生便坐拥剑魄的天之骄子。

     燃天护,得天独厚的贵公子,燃家倾尽全部资源培养的接班人,不知是脑子抽了风,还是宗主许了什么东更久不知道的好处,竟舍弃与燃家渊源深厚的血剑宗到华剑宗学艺。

     为了此事,血剑宗宗主曾经亲自前来,威胁利诱,使尽手段,誓要把燃天护带走,若不是一名太上长老恰巧出关,镇住场面,两位宗主早就恶战一场。

     东更久从不会讳言对宗主的不满,他们是同门师兄弟,总觉得这位长他七岁的师兄,性格软弱、优柔寡断,不适合担任一宗之长,但他不惜和血剑宗撕破脸,也要留住燃天护的决定,实在太正确不过了,他甚至当众喊出宗主英明四个字。

     有燃天护在,百年之内,华剑宗必定会重返荣耀,改写七剑宗的排名,只要不出意外,绝对是坐二望一。

     天赋摆在那不说,他从没见过比燃天护更有毅力的弟子,不带一名奴仆,一进宗门便取出燃家留在他体内的保命印记,从外门弟子做起,和所有人站在同一个起跑点上出发。

     因为感兴趣,东更久观察过燃天护好一阵子,从换上华剑宗的弟子服那天起,他就当自己是张白纸,潜心学习师长教导的宗门剑技,入门基础繁星四变,练到滚瓜烂熟,随心所欲后,才到传功堂换下一套剑技。

     校验时,整个传功堂剑光熠熠,宛如银河,惊动传功长老。

     东更久自问随手刺出的一剑都能夹带点点星辉,挥洒到极致时,也能办到银汉穿宵耀如日的最高境界,但燃天护用的是重达万斤的踏血,这等举重若轻的本事,他自认办不到。

     从那天起,包括他在内,宗门里很多人便起了收燃天护为徒的念头,各自暗中做足准备,就等着大比结束,各凭本事,看谁能吸引到燃天护。

     「东堂主怎么今天那么有闲情逸致,来看小辈跳剑舞。」

     传功堂主吴亮一凑近东更久,开口便拿他以前说过话来调侃。

     「废话少说,燃天护我要定了。」

     东更久三十年没收过弟子,难得碰上一块心性无可挑剔好材料,誓要将燃天护打造成一把绝世名剑。

     「只要东堂主抢得过铁大长老,传功堂乐观其成,就不知道东堂主拿不拿得出,比大黑天剑诀更好的功法。」

     吴亮一阴笑说。

     铁大长老出自于传功堂,说是传功堂的老祖宗也不为过,早年南征北讨为宗门立下无数功劳,他以神力着称,一把太横剑重如山岳,和踏血剑的特性相同,剑法又属于刚猛一路,适合燃天护习练。

     大黑天剑诀是铁大长老在一次机缘下取得,功成之日,能幻出六臂,在剑意驱使下,有如六人使剑,佐以重剑,威力堪称震天裂地,势不可挡。

     铁大长老极为藏私,大黑天剑诀传子不传徒,连吴亮一这个高徒都没学到一招半式,为了燃天护,竟下了重本,可见铁大长老有多势在必得。

     听到吴亮一的话,藏剑、戒律两大堂主瞬间顿生退意,他们得罪不起铁大长老,筹码又输人,抢不赢,倒不如做个面子给传功堂,先后出声恭喜吴亮一。

     远处的金风、钢木、玄冰、暴焰、龙土五位长老,不屑地发出冷笑。

     谁的背后没有一个老祖宗,铁大长老再霸道也仅限于对后生晚辈,在同辈份的面前多少得收敛一些,他们早有准备,打算五人一块收徒。

     无锁之体又称自在之体,不受五行相克限制,燃天护可望成为第一个练成五行剑绝的弟子,而五位师傅意味着有着五份资源,五个后台,诱因不比大黑天剑诀差,鹿死谁手尚未分晓。

     暗笑的还有东更久,论资源、势力他远不如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他凭仗的是一颗杀生石的子石。

     血剑宗之所以会大方送出踏血的原因中,有一个不足外人道的秘密,就是踏血并不完整,镶着剑柄上的红色宝石,能吸收血气为持剑人所用,染血越多杀性越强,相对地会侵蚀人的神智,把持不住,持剑人便会发狂见人便砍。

     此一弊病,送剑时,血剑宗便对燃家说明,燃家欣然接受,因为他们家传绝学中有一套明心咒,正好能消弥副作用,半时辰内不受狂性控制,但为了一劳永逸,这些年燃家到处寻找根除的法子。

     红色宝石就是杀生石的母石,东更久手中的子石,非但能解除踏血的使用限制,更能自由变化剑体持重与大小,完全发挥踏雪长处。

     如果当初子石没遗落在战场中,血剑宗不会拱手让出镇宗宝剑,东更久想都没想到,两年前应好友相邀到北域一处秘境探险,杀死一只蟒龙,从牠肚子掉出的一块晶石,竟在这个时候帮上大忙。

     燃家要有心,百分之百弄得到能与大黑天剑诀、五行绝剑媲美的武学,杀生石的子石天底下却只有一颗,燃天护没吃错药,就会知道该怎么选择

     一想到吴亮一这些平时拉帮结派,拥资源以自重的混蛋吃鳖,恼羞的模样,东更久心里就觉得畅快无比,再没有比在虎口里夺食,更刺激过瘾的事了。

     相互算计间,试剑台上的比武一一落幕,胜利者傲立在场上,从这一刻起他们便是宗门内的菁英份子,前途一片光明。

     东更久点头后,负责此次大比的真传弟子,逐一唱名,宣告最后的结果。

     被喊到名字的人,志得意满接受台下观众的鼓掌欢呼,精神抖擞地,完全不像经历过血战。

     当燃天护名字出现时,无念坪陷入疯狂之中,心仪燃天护的女弟子不顾形象地尖叫,视他为偶像的男弟子,不断吆喝叫着:「燃少。」

     燃天护头抬也不抬,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白衣不染地傲视前方。

     整个大比过程,他一剑未出,所有和他对上的人,全数弃权,理由再简单不过,白痴才会自取其辱。

     选出八十一名菁英弟子,一个时辰后,再从八十一人中再选出前十名,这十名菁英中的菁英,将有资格挑战宗门的十大真传弟子,若能取胜,就能取而代之,机会渺茫,但谁都想试试自己的运气,个个摩拳擦掌。

     在东更久的指挥下,一座大号的试剑台成型。

     时间一到,燃天护第一个上台,挑了一个角落站定,踏血插入地面,冷冷说道:「刀剑无眼,天护不想误杀了同门,请各位自重。」

     狂妄至极,却没有人质疑反驳他说的话,入门以来,无论大小剑试,燃天护一律以狮子搏兔的态度,全力以赴,踏血又残暴嗜杀,三年来,他们见过太多不信邪的牺牲者,引以为戒。

     东更久最欣赏的正是燃天护的杀伐决断,全然不像娇生惯养的世家公子,像是从战场杀出来的穷孩子,从他身上,东更久见到自己的影子,一头有着凶兽般勇猛的孤狼,越看越顺眼。

     十强战开始,除去不动如山的燃天护,八十名弟子展开一场混战,陆续有人遭到淘汰,或负伤走下,或被抬出试剑台。

     留下的十个人,为了保留气力应战真传弟子,不再拼命,一落下风就爽快认输。

     前九名、前七、前五、前三……很快地,剩下燃天护和一名使着红白双剑,一路过关斩将,意气风发的内门弟子,杨清风。

     「恭喜燃少独占鳌头。」

     杨清风干脆地收剑入鞘,抱拳对燃天护行了一礼,脸上不见半点的屈辱与不甘。

     「承让。」

     燃天护回礼说道。

     当杨清风走下台时,台下观众没人看不起他,投射过来的皆是赞赏钦佩的目光,在众人眼中,他是了解自身能耐,知所进退的明白人。

     「本次大比前三甲,头甲燃天护、二甲杨清风、三甲花云容,第四名……」

     在东更久亲口宣布下,正规赛程结束,之后便是挑战赛。

     宗主一个弹指,十名真传弟子从四面八方踏空飞来,英姿焕发地站成一排等待指名,他们毫不遮掩释放剑气,锐利的气息在试剑台留下深浅不一的剑痕。

     其中首席弟子归不返直冲着燃天护而来,用眼神挑衅,示意燃天护选择他比试,剑者的骄傲在他体内沸腾,他要当众证明自己才是宗门内的第一骄子。

     不料,燃天护对归不返视而不见,一改先前的沉着,横眉怒目瞪着排行第八的六尺寒霜剑陈相庭。

     杀心起,石泣血,踏血上的杀生石起了变化,猫眼张大,彷佛一颗磁石从外界吸收血气,方才有过外伤的弟子体会最深,血气不住地翻腾,刚治愈的伤口渗出鲜血,化做血雾向燃天护飘去。

     东更久见状,一个瞬身来到场中。

     「全员后退二十步。」

     喝叱众弟子退到安全距离。

     「燃天护注意自制。」

     提醒燃天护莫要造次。

     燃天护置之不理,像是要将陈相庭一口吞了,眼里的恨意不言可喻。

     「他们有仇?」

     东更久以秘语传音询问宗主张师孺。

     发问的不只是东更久,张师孺干脆以秘语,统一告知所有在场的堂主、长老。

     「三年前七宗招徒大会,天护主动来找我,只要我给他机会报这血海深仇,他就加入华剑宗。」

     「三年前,他才十二岁,十二岁的孩子无非是小打小闹,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再说,燃陈两族有通家之好,他就不怕伤了两家和气?」

     陈家是南域第三世家,虽比不上燃家财大气粗,也是一方之霸,七年前,燃天护的四姐嫁入陈家时,华剑宗还应邀到场观礼,婚礼之盛大奢华,东更久记忆犹新,怎么下一代继承人竟成了不死不休的仇人?

     「就是因为这样天护不好下手,才想要加入咱们宗门。」

     这话张师孺单独说给东更久听,言下之意,燃天护要利用挑战权了结私怨,忍耐等待三年,就为了报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东更久想问出个所以然来。

     「天护没说,有本事你自己去问。」

     张师孺置身事外,决心放任燃天护做他想做的事。

     「师兄打算怎么跟玄冰长老交代?」

     陈相庭是玄冰长老的爱徒,拜入宗门七年以来,表现亮眼,没有大功却无任何过错,拿他当燃天护的垫脚石,很难让人心服。

     「张大眼睛等着看。」

     张师孺搁下耐人寻味的一句话后便噤声不语,东更久暗暗啐骂了一句故弄玄虚,却也不以为意,就算玄冰长老要追究,他也会力保燃天护。

     莫说宗主私下与燃天护做了条件交换,两人资质差距太大,千里马再好,也比不过终会遨翔九天的飞龙。

     大人物对谈时,场上已有了新动静。

     「我要单挑陈相庭。」

     燃天护不客气指着陈相庭的鼻子说。

     大比头甲有优先指名权,被指名的真传弟子不得拒绝。

     「原以为你是铁铮铮的汉子,结果是个畏战怯战的鼠辈。」

     归不返啐骂了一句,见燃天护无动于衷,对着陈相庭撂话。

     「既然燃师弟如此看中你,你千万不要让他失望。」

     失望二字咬得极重,暗示陈相庭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目中无人的小子。

     「归师兄放心,师弟绝不会污了真传十剑的威名。」

     陈相庭做人圆滑,一点就通。

     第一场对战定下了,其余的人立刻退到台下观战。

     东更久自愿担任评判,好近距离观察燃天护。

     「不跟你计较,你还以为我怕了你,今天我要替你们燃家教教你规矩,免得你这只疯狗见人就咬。」

     对峙中,陈相庭出口便骂,可见双方积怨已深。

     「我说过,你会为了污辱我大哥付出代价。」

     仇怨的由来竟是第三者,但东更久记得,燃天护上有六位姐姐,下有三名弟妹,并没有嫡亲兄长,莫非族兄?

     「就只有你会把革舒那个废物当作大哥。」

     姓革,与燃家风马牛不相及,为了一个外人,燃天护竟然不顾两家的情谊,要置陈相庭于死地,东更久迷障了。

     「一千个你都比不上一个我,一千个我也比不上我大哥一根汗毛,他是废物,你就是废物中的排泄物。」

     不再多话,燃天护咬破手指,在杀生石上祭血,强提血气,双眼变得血红,平举踏血,只见大剑热度暴升,焰如岩浆,火花四溅,发出砰砰炸裂声,燃天护大声喝道:「辱我大哥者,屠之、杀之、灭之。」

     剑势滔天,癫狂疯魔,漫天血气交织成一条流速湍急血色长河,载着大剑直奔陈相庭的颈子而去,剑光粼粼,光彩夺目,明明是充斥杀厄的一剑,却让人移不开眼。

     骇人的血色、迷人的灿烂,燃天护化身为死神,降下一场美艳绝伦的灾疫、祸端。

     陈相庭没想到燃天护一上来就是玩命,反应慢了半拍,匆促间将寒霜剑提到胸前舞得滴水不漏,激发体内剑魄,一头丈余的冰鹰,从天灵窜出,正要展翅啼鸣,眼前宏大的热流如浪潮排山倒海地袭来。

     血滚烫如火,势大如万丈瀑布,遇冰则融,遇水则蒸散,猝不及防下,陈相庭连五成的冻气都发挥不出,眼睁睁看着剑网被洞穿,剑魄构成的冰鹰,一寸寸被消融殆尽。

     「啊,我的脸。」

     高温的水蒸气反蚀着陈相庭,在如酸液的热雾笼罩下,陈相庭全身宛如中了数不清的暗器,剑脱手落地,整个人痛得在试剑台上打滚,狼狈至极,却因此让他躲过逼命的血剑一刺,幸运地与死亡擦肩而过,血河奔流入空,许久才化为乌有。

     「这是繁星四变最后一式百变归一?」

     台下弟子不可思议看着那道炫目的长虹,怀疑自己这些日子究竟练了什么?

     作为竞争者,华剑宗对各宗的名剑、绝学皆有深入的研究,纵然踏血易主,藏剑堂里仍巨细靡遗记载着此剑的特性。

     踏雪并非魔剑,杀性是渐进增强,不可能因为燃天护的一抹鲜血而失控,明心咒更非浪得虚名,在洗涤心性上,有着绝佳的功效。

     燃天护之所以那么快地狂性大发,唯一的解释是,是他刻意为之,从最初他便锁定要与陈相庭决战,企图压倒境界远高过他的强手,仅有借用外物之力,越狂越狠的踏血是不二的选择。

     出奇制胜容不得半点拖延,当所有人以为燃天护以逸待劳时,他暗中积累血气,想来早已停止明心咒的运作,靠着惊人的意志力压抑着狂性,到紧要关头,以血为引一口气爆发,杀得陈相庭片甲不留。

     努力,懂得隐忍,善用心机,多智近妖的练武奇才,能留在门宗,舍了一个陈相庭又有何妨。

     越想,东更久越兴奋,看着燃天护的眼神越发热切。

     「不要杀我,我错了还不行,燃少原谅我这个废物一次,革舒才是兵界,不,是七界等一的天才。」

     踏血剑尖抵在陈相庭脖子上,面目全非的一张脸,为了求生,正说着违背真心的求饶话语,人性丑陋面展露无遗,

     「还有呢?」

     燃天护用那双足以食人的凶眼,看着陈相庭血肉模糊的脸。

     「我不该用你们挖的地道一个人逃走。」

     逼迫下,陈相庭说出隐晦不堪的过往。

     「大哥说,自保是人性,他没怪过你。」

     显然不是燃天护要的答案。

     剧痛下,陈相庭失去思考与回想的能力,当年发生过的事,随着时间渐渐模糊,阶下囚的苦日子,只有革舒、燃天护这种傻子才会牢记。

     「燃少你说,我哪里做得不好,我认错,我改,再犯我就是乌龟王八蛋。」

     陈相庭想磕头谢罪,但他痛得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心里纳闷着,拖延了那么久,为什么还没有宗门长辈介入喊停,门规十律第一条,不是不准同门之间互相残杀?

     他想大喊师傅救命,师傅是宗门长老,手上有一柄除了背叛宗门,一律免死的剑令,剑令一出,宗主也对他无可奈何,但踏雪那枪头一样大的剑尖就架在脖子上,燃天护一吐力,神仙难救,他不敢轻举妄动。

     「也好让你死后到阴曹地府做一个明白鬼,听清楚了,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抢走我碗的肉。」

     话如雷贯耳,听得在场的人目瞪口呆,东更久愣住难以置信,像燃天护这般机巧的聪明人,居然会在枝微末节的小事上执拗至此。

     「疯子。」

     荒唐的原因,陈相庭忍不住叫骂。

     豁出去喊叫:「师傅救我。」却见到从宗主、玄冰长老,他所认识的尊长个个撇过头去,置若未闻,距离最近,被宗门视为孤狼,耿直、以帮理不帮亲着称的演武堂堂主,漠然地看着自己,脸上挂着,辛苦你为宗门付出,可以安心上路的宽慰表情。

     「那是大哥饿着肚子硬攒给我的肉,大哥说了,想活下去就得吃肉,谁吃了我们的肉,就是不让我们活,不让我们活的人,通通都得死。」

     说完,燃天护把踏血重重往陈相庭的脖子剁了一下,一颗飘着焦味,血淋淋的头颅喷飞到半天高,上头那张看不清五官的脸,好像有话要说,从嘴型判断,应该是一个字的粗口。

     很脏的那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