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大哥难为
    潇潇烟雨台的执事长老抵达永夜城,正逢夕阳西下,云朵像是火烧似地蔓延了整片天空。

     勘验完试炼的成果,执事长老宽慰地拍了拍侯西封肩头,好生夸奖了一番。

     不久前才从秘境完成任务,回宗门复命的弟子,一死四伤,他们却完好如初全功而返,给领队的执事长老添了不少面子。

     师兄弟们欢欣鼓舞,加油添醋说着这趟路的惊险,把侯西封捧上天,单九纭理都不理,一双美眸盯着站在多宝行前的革舒,不舍的心全融入视线里,投射到革舒身上。

     革舒单手将一枚八角型,上头铸印着【锋者为上】的兵币抛到半空中,另一只手与眉齐,缓缓地朝单九纭挥手道别。

     在夕阳余晖照耀下,兵币发出七彩光芒,革舒慵懒地站在光下,看上去无比潇洒耀眼。

     单九纭想走近和他说两句话,几辆囚着大批奴隶的腾马车经过,车速极快,卷起滚滚烟尘,当烟尘散去,革舒已不见人影。

     「师妹妳在做什么?我们要上路了。」

     身后传来侯西封的催促声,声音掺杂一丝不悦,显然看见方才离情依依的一幕。

     「来了。」

     带着离愁,单九纭闷闷不乐回到宗门队伍里,此去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

     他还会记得我吗?

     有一丝期待,又有一丝不确定,患得患失地,注视着革舒站的地方,试图找寻他留下的残影。

     浑然不知勾起少女的无限情思,革舒进入多宝行,从兜里掏出一个刻丝花纹玉瓶,倒出了三颗飘着浓浓香气的蓝色药丸,像吃糖豆子似地,丢进嘴里,囫囵咬了两口就吞下肚。

     他掀开袖子,浮在皮肤上,呈现黑紫色的经脉,随着药性发挥作用,缓缓地变淡,如同刺青图腾,这便是他每回带团进秘境,以一个月为限的原因,秘境里的瘴气会加速毒素体内蔓延,【清灵散】也压不住。

     习以为常,革舒放下袖子掩盖身体异状,如入无人之境,走向多宝行的内室。

     「库房重地,非请勿入。」

     一名新来的伙计,看革新一步步逼近,尽责摊开手挡住去路。

     革舒歪着脖子看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位生面孔的脸,站在柜上的老伙计已经冲着这头说:「那是店里的熟客,常来找刘总管聊天。」

     挡路的伙计就是走刘总管的关系才进了多宝行,哪敢怠慢顶头上司的好友,急忙放行。

     「下次眼珠子放亮点。」

     革舒不可一世走过,伙计正要唯唯诺诺答应,革舒却嘻笑地说道:「开玩笑的,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伙计不知道两人岁数差不了多少,恭敬地低头,用眼角余光看着,革舒那张老成稳重的人皮面具,直说:「不敢。」目送革舒进入总管室,然后偷偷问柜上前辈,革舒是什么来头?

     「就一个往来频繁的客人,不过刘总管很欣赏他,老说他是难得一见的鬼才。」

     老伙计忙着手边的事,不耐烦地回答,他从不觉得革舒有什么过人之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话时,革舒直接推开门走入,如丧考妣地瘫坐在红木宽椅上,扯下面具,双脚往桌上一搁,像是在自己家般地放松。

     一个眼神如狐,眉清目秀,称不上俊俏,嘴角总是含着笑,模样讨喜的大男孩,晃动着双脚,在屋子里耍泼。

     蓄着一对油亮的八字胡,专心在核帐的刘总管,用无可奈何的眼神,望着这个没大没小,不请自入的后生晚辈,摇头兴叹地说:「该叹气的人是我好吗?你害我少做一笔生意。」

     照约定,多宝行替革舒招揽客人,连带兜售些疗伤回气的丹药、装备。

     革舒带团寻宝回来后,愿意卖的,多宝行直接收购,不愿意的,或是难以分割的,就由多宝行鉴价,革舒再和团员拆帐。

     但这回革舒跳过多宝行,径自和钟秀起谈妥分成,破坏了默契,刘总管难免有所抱怨。

     「那些破烂玩意,零零总总加起来不会超过三千兵币,不用浪费时间鉴定。」

     革舒对这次收获非常不满意。

     「你拿了多少?」

     充当中间人,刘总管自然清楚革舒开的价码,并非明知故问,而是另有所指。

     「一万。」

     轻描淡写地说,然后敞开外袍,扯下系在腰上的小布囊,准确抛到刘总管面前的桌上。

     「老规矩,一成归你,你点点。」

     刘总管捻了一下须尾,笑着解开束绳,将与容量明显不符的兵币倒出,二十枚一迭,总共五十迭整整齐齐堆在桌上。

     钱是从潇潇轻雨台的弟子们手里撬出来的,革舒假意看中一块,烙着上古铭文的铁片,提议用它来抵偿团费。

     铁片是侯西封在一处洞穴找到,一听到革舒对看上自己发现的宝贝,立刻起了戒心,等革舒开口愿意再贴一万兵币买下时,侯西封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波涛汹涌。

     侯西封正为了此行没有重大收获而苦恼,他不缺钱,看重的是脸面,拿着一样重宝回到宗门显摆,比区区一万兵币来得重要太多。

     心意一定,断然拒绝革舒,财大气粗地用同样的价格反收购,当场银货两讫,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他们不再欠革舒任何事。

     「那个东西值多少?」

     合作多时,刘总管对革舒惯用的伎俩了如指掌。

     「年份不超两百年,灵力散了八、九成,值个七、八十吧。」

     在黑市混久了,又有刘总管这个行家时不时从旁提点,革舒练就了一点眼力,一眼便看出铁片的价值,利用特殊铭文讹诈侯西封。

     「没受点教训,这些被家里供着,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们,永远不晓得世道险恶,就当作是历练。」

     分得赃款,刘总管还语重心长,像是出于佛心,帮了他们什么大忙似地。

     革舒却是不管,一个人在那边唉声叹气,想着侯西封眼睛眨都不眨,就掏出这么多钱财,倘若照原计划,能从他身上榨出多少兵币和宝物?

     越想越心痛,革舒重重搥了胸口两下。

     「很多了,上一次你忙活了整整一个月,结果才分到两千兵币不是?上上次还做白工,整团人没了,更贴了一大笔丧葬费。」

     刘总管觉得革舒太贪心。

     一些事革舒并没有对刘总管说,知道了反而会替他招来杀身之祸。

     「你不懂。」

     潦草地带过。

     革舒一向神神秘秘,刘总管也不干涉,挑些他关心的事说:「你订的货到了,照老样子寄吗?」

     革舒嗯了一声,他选择刘总管合作,便是看中他行事稳当又守信诺,事情交给他不会出差错。

     「不是我说你,名门大派又是世家子弟,有什么要不到的,需要你这样隔三差五捎东西过去。」

     革舒钱来得不容易,用在自身修练都不够,刘总管劝他自私点。

     「重在心意,当大哥照顾小弟天经地义,而且有些药材有价无市,既然我有门道,多出点力又何妨。」

     对结义的兄弟,革舒大方慷慨,花再多钱也值得。

     「当你的兄弟真有福。」

     这话发自内心,这些年革舒对自家兄弟的付出,刘总管全看在眼里,革舒甘之如饴,从没有过一丝怨言。

     既然劝不动革舒,刘总管便不在这件事上打转,打开边柜,取出一个白玉瓶和绿玉盒。

     玉瓶装的是对化毒护脉有奇效的【清灵散】,每瓶一百颗,并不希罕,但价钱昂贵,透过多宝行订购能拿到半成的折让,不无小补。

     玉盒里装的是革舒修行必要的【碎脉丹】,无色无味,吞服后,血液会生出腐蚀之气,彷佛锉刀,一寸一寸将全身经脉磨切殆尽,是用来废人根基的至毒药物。

     这等阴损的邪物,并不在市面上流通,需要的人大多来自高门大户,朱门酒肉臭,为了争夺权与财,继承者们台面上、台面下手段尽出,不容易察觉,发现时已无法挽回的【碎脉丹】,便成了炙手可热的圣品,一个废人是无法带领家族走向强盛。

     【碎脉丹】出自于人界,红极一时,连皇族也难以幸免,一位太子,两名皇子先后遭到毒害,人皇发出禁售令,持有贩买者一律处以绞刑,灭三族,派出大批近卫搜捕,捕获炼制此药的毒王嫔,当众赐死,烧了药方,永决后患,但【碎脉丹】并未消失,而是从明面转到暗面,据说人皇为了扶持皇太孙继位,用【碎脉丹】废了当年文盛武极,有贤王之称的十一皇子。

     玉盒的【碎脉丹】便是从人界皇室流入兵界。

     「少了一半。」

     以往都是六粒一盒,盒子里仅有三粒。

     「卖家偷药时被人活逮,他的主子说要跟你谈一笔生意,这三粒碎脉丹便是订金。」

     刘总管面有难色,又说:「对方来头不小,你考虑清楚再给回复。」要革舒三思而后行。

     「见了面再说。」

     这药对他人是穿肠毒药,却是他摆脱修为困境的唯一曙光,他拼着中毒也要吞服修练,不能半途而废。

     「那就约七天后中午,在三楼的独间让你们碰个面。」

     见革舒心意已决,刘总管尽责替扮演中间人角色。

     「可以。」

     革舒同意,多宝行是个他能信任的处所,周围环境又熟悉,出了事比较好应变。

     收下两种药,革舒便告辞,刚踏出多宝行,立刻感觉到被人盯住。

     他能以微薄的实力,安然在你争我夺,危机四伏的秘境生存数年,全靠敏锐的直觉,和阮豆腐传授他的【敛息功】。

     阮豆腐爱吃妇道人家的豆腐,长得其貌不扬,却靠着花言巧语,哄骗了不少女人上床。

     他有一家棺材铺,专门在秘境里收敛大体,只要告知大概的位置,尸体没被凶兽吃光,他就能将人运出交还给家属,而他仅是一个懂得初浅防身术,武力值差不多一只狗加一只猫的程度。

     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阮豆腐必然有着某种过人之处。

     初到永夜城,革舒有明确的目标,却不知该如何达成。

     想找人结伴进秘境都被嫌弃,像只无头苍蝇在城里乱撞时,在一家卖馄饨的摊子上,遇见阮豆腐调戏徐娘半老的老板娘,吹嘘他有一招,可以让人站在眼前,人却好像不在的绝技。

     老板娘不信,阮豆腐当场表演,革舒亲眼见证,阮豆腐的气息消失地无影无踪,一个来结账客人就这么撞上他的身体,露出像是见到鬼的表情。

     阮豆腐走后,革舒向老板娘打听,得知阮豆腐的丰功伟业和棺材铺的地址。

     当天晚上便登门拜师,以为会一波三折,想不到阮豆腐一口答应,只要革舒帮他弄来一百件留有女人香的肚兜。

     有怪癖的才是高人,才有真本事,革舒用这里理由说服自己,当了一回肚兜大盗,进棺材铺当学徒。

     阮豆腐说话算话,每天打烊后,就将革舒关进冷凉的敛房与尸体同眠。

     【敛息功】由阮豆腐自创,他无师自通,发想源自于小时候,每当他偷掀小女孩的裙子,他的父亲就把阮豆腐锁在敛房里不准出来,从害怕到习惯,穷极无聊时,学着尸体躺着动也不动,一躺就是一整天。

     当他看见父亲走入敛房,环顾四周找不到人,气呼呼说要打死他这个小兔子崽子,他突然觉得自己彷佛被一道灵光照耀,瞬间不平凡起来。

     之后,不用处罚,他天天往敛房跑,试着找回那一刻脱离天地之外的感觉,重现它,完整它。

     一年多后,他已经能做到大摇大摆从父亲面前溜出去玩,大剌剌伸出脚绊倒人,笑嘻嘻望着被他掀飞裙子,左右张望,吓得花容失色的女人。

     等你变成死物之后,活物就看不见你了。

     【敛息功】总诀就是这一句话,其余得全靠革舒自行体会。

     上了大当,革舒认命自行摸索,毕竟事实摆在眼前,阮豆腐就是有办法在秘境来去自如。

     革舒不是第一次看见死人,但和死人每晚同室共眠,却是头一遭,花了十八天才停止打哆嗦,三十五天不再冒鸡皮疙瘩,四十三天能对着尸体说话,当他把四具尸体排成一个口字,自己横躺在中间一觉到天明时,他终于适应环境,有余力去感受敛房里的一切,得到惊人的发现。

     敛房盖在藏有冰的地窖中,大活人有体温,冷热交会时会产生流动,寒气会不断往温暖的身体吹拂,尸体则不会,它们平静和谐躺在原地,没有任何变化。

     什么阴气、死气都不存在,缺少鼻息、脉动,不再对外界变化有所回应的绝对静止状态。

     空无。

     革舒试着模拟这个状态,尸体是最好的模板。

     三个月后,当他站在柜上,上门的客人冲着他喊:「有人在吗?」

     等他咳嗽,客人才惊觉面前站着人,【敛息功】终于有所小成。

     那天之后,阮豆腐开始传授革舒进阶的技巧,每当阮豆腐摸到妇人家中幽会,革舒就负责帮他把风,学习在任何恶劣条件下,像是有护院犬,奴仆游走的地方,都能稳定敛去气息。

     师徒情分一直维持到,阮豆腐潜入守备将军家后院,睡了守备将军夫人那晚。

     革舒留了一张好自为止的字条后,工钱也不领,毅然决然自行出师离去。

     不久后,便传出棺材铺被砸,阮豆腐被捉进大牢,从此革舒再也没听说这位老师的消息。

     跟踪?

     在【敛息功】下,只有革舒尾随人,没有他被人盯上的份。

     多宝行位于人来人往的西大街上,革舒往人多的地方走,在一处充满着叫卖的市集中,行云流水发动【敛息功】,一个闪身跨步,遁入人群里,短短三息间,背后压迫感便散去。

     「人呢?」

     一名青袍人现身,在革舒最后踪影停留的地方,用眼睛扫射四周,试图将人找出。

     革舒好整以暇在不远处的树荫下乘凉,观看青袍人的动静。

     这些年【敛息功】不但是革舒的谋生工具,更救了他好几回性命,摆脱过无数次敌人的追踪,这些都是拜老师无私传授之赐,每每想到此,阮豆腐猥琐的笑脸就会浮现眼前。

     所谓音容宛在便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