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霸王之力
    铁群回到房间之后,把门都关好了,一直在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打通四层凌天阁,获得三等侠客身份。

     现在他有了能够知道敌人出招的能力,今天又能凭着白苍点穴手战胜了一等弟子赖三斤,打通三层凌天阁应该是不成问题。可是,自己打斗久了便体力透支,如果找不到办法,打不到四层凌天阁就没了力气了。

     “如何解决体力消耗太快的情况啊!”铁群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不觉得就开始回忆今天在小黄石那里枪挑群狼的情景。

     突然间,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一道道金光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烁来闪烁去。他拿手遮着眼睛,然后朝那金光看去,发现正是那大罗天神典。

     铁群看着欣喜不已,想把它拿在手上,可是无论他怎么拿都好像拿不动一般。那“大罗天神典”好像有着千斤重一般,他使出吃奶的力气,竟然不能动它分毫。

     此时,如若是旁人,便不再纠结与此,而是想想现在是什么地方,自己到底是做梦还是怎么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事情。而铁群则不然,他感觉自己有些汗流浃背的。可是,那大罗天神典的金光就在那一直闪啊闪的,他实在是太喜欢了。

     “我就不信拿不动你!”

     铁群深吸了一口气,缓慢的蹲下去,双手拿着那大罗天神典,然后一咬牙使劲去拿。刚开始,那东西没有一点要动的迹象,可是铁群到底是铁家血脉之人,自小就力大无比。他曾经轻松就扛起过三百多斤重的磨盘,面对这样一本书,他岂能轻易认输。

     他平静的看着那大罗天神典,然后轻轻的双手去抚摸这个东西,轻轻的去使劲,去感受重量。

     动了,那本书有一些松动的迹象了。铁群异常的沉稳,缓缓的向上提,终于那本书被他给提了起来。

     到了手中之后,他费心端详,不经意的用左手轻轻的摸了摸那五个字。而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大罗天神典竟然变得异常轻盈,好像一点重量都没有了。可是书也并没有掉下去,而就在他的手里放着呢!

     “没有重量了?”铁群轻声的笑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将大罗天神典翻开,可是他正要细心去看的时候,那本书又一次的合上了。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本大罗天神典竟然变成了两个字“霸王!”。

     “霸王?什么意思!”到底怎么回事。铁群想要用手去触摸那两个字,一伸手,两个字好像透明的空气一般,他什么也摸不到。但是,那两个字仍绕在哪里。

     突然,两个字朝他飞了过去。铁群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这是要干什么。”铁群立即向后躲。可是,他左闪右闪,最终没有躲开,那两个字硬生生的冲进他的身体里面,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铁群立即掀开自己的衣服。他的身体异常的光滑,一个口子也没有。

     “消失了?钻到自己的身体里面了?一会不会突然跑出来将自己的身体穿个窟窿吧。”铁群担心起来,他害怕的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身体。

     古铜色的皮肤显得特别的健康,肌肉线条是那么的清晰。“看来自己这些年的锻炼没有白费啊!”铁群想着不由的笑了起来,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他便把刚才自己为什么要掀开衣服看自己身体的事情全都忘了。

     而也就在他得意的端详自己的肌肉线条之时,一句话突然闯进了他的脑海。

     “霸王之力此刻已经在你的身体,想要掌控它还需要你慢慢修炼,去放肆吧,你的未来靠你了。”

     铁群沉闷了一下,眼睛转来转去的。

     “霸王之力是什么玩意,难道是什么力量。自己倒是什么感觉也没有,看来也没什么用,比大罗天神典可是差远了,不过这霸王之力好像就是大罗天神典幻化的啊,难道大罗天神典就此没有了。”他有些失望的躺在床上。

     而与此同时,一阵又一阵猛烈的拍门声传了过来。

     铁群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他突然间睁开眼睛。

     自己的房间四周一片漆黑,他知道,刚才一定是自己做了一场梦。

     “奇怪之极,师父常说梦都是反的,有时候还是未来的暗示。如果这样的说的话,自己梦到了什么金黄的天空,还有什么霸王之力。不会是说自己以后会在一片漆黑的地方被什么力量给打了吧。”

     铁群想着摇了摇头。

     “算了,不想了,还是等明天起来想想该怎么解决自己打斗体力消耗太快的事情吧。”

     铁群又躺了下去,准备睡觉。而这个时候,重重的拍门声又响了起来,一阵又一阵的大喊传了过来,这一次他听清楚了外面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这大晚上的,不睡觉乱叫什么。”铁群想着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这一看,他愣了。

     门外面影影绰绰的站着好多拿着火把的人,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白山派的人除了师娘和白鹭两个人,其他人都起来了。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铁群走过来问道。

     白盛年看了看铁群,然后沉思了片刻,师兄弟几个也都抄起了家伙。

     “打开门看看不就知道了,我看是那些不要命的,在这报丧呢!”

     大师兄坎培说着话上前把门打开,只见一大帮子青云派的人站在外面,看架势个个都很愤怒。

     白盛年走出来一瞧,青云派的掌门赖苍茫满眼怒火的正看着他。

     “白盛年,你好阴险啊!你说,你为什么要害我侄儿!你是不是还憋着暗地里把我杀了!好让自己的徒弟全部被皇族大选选中!”

     白盛年愣了一下。

     “赖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白某什么时候害过你侄儿,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好你个白盛年,你装作不知道是吧,那就跟你说个清清楚楚,我看你还如何装!”

     “小屁颠,过来,白掌门装聋作哑,你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跟白掌门说清楚,让他知道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屁颠就是赖三斤的小厮,他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