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少年英雄
    话说,铁群拿着狼皮,烧羊排回到了白山派。

     到了门前之后,把马栓好了,拿着长枪挑着狼皮就要进去。这个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来,一个是白山派的掌门铁群的师父白盛年,而这另外一个则是青云派掌门人,赖三斤的叔叔赖苍茫。

     赖苍茫看向他的眼神带着一丝柔和,很是高兴的样子。

     “师父好。”

     白盛年点点头。

     “这位就是铁氏家族的铁群少侠吧,真是少年英雄啊!”

     做为漠北正北地区最大门派青云派的掌门人,三等大侠赖苍茫,铁群自然是见过他的。不过,往常见他的时候,他总是一副高高在山的样子,这次倒和气了很多。

     铁群心想,“你这老东西还真说对了,老子刚刚教训了你那个横行乡里的恶霸侄子,可不是少年英雄嘛!”他想着不由的笑了出来。

     “见过赖掌门。”

     赖苍茫看他突然发笑,心里略微有些诧异,并没有多想。

     铁群想着赖苍茫或许有什么事来找师傅,因为自己还有事,便没有多留,带着东西进去了。

     白山派虽然是有着数千年传承的武学宗派,可如今门派很弱,门徒凋零,赖苍茫一直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两派暗地里明争暗斗,但面子功夫做的却也不错。

     赖苍茫今天来实际上是想就那三年一度的皇族大选之事,探一探白盛年的口风。

     皇族大选,实际上是皇族呼来氏选拔武功高强聪明能干的年轻人加入禁军的一种形式,但它也是漠北人想要参军的唯一途径。每三年一次,一次只选一百人。

     但凡是被皇族选中的人,无不是各门各派高手中的高手,顶尖中的顶尖。它是学武之人地位的象征,更是门派家族荣耀的象征。

     而且一旦加入禁军便可学习那无上的武学,门派也能领到皇族的供应。加入禁军越多的门派就越受人尊敬,便能收到更多的徒弟,发扬自己的门派。

     因此像这样的大好机会,谁人不想争,谁人不想得啊!

     往常皇族大选,每个地区都是有名额的。白山派,青云派所属的漠北正北地区,每次大选一般会有四个名额,可是这次不知因为什么突然减少到了两个。而这两个名额先从一派进行选拔,人选不够再从另外一派开始选拔,直到名额选完为止。

     往常皇族大选都是青云派开始的,白山派根本就没有机会。可这次,皇族大选竟然点名要先从白山派开始选拔。那如果白山派的弟子被选中了,他青云派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眼看着三年一次的机会很可能就要从身边溜走,赖苍茫如何能够坐得住。

     虽然从他的笑容来看,他显得很自然,可是心里早已经把白盛年骂了一通了。这白盛年顾左右而言他,丝毫不答他的话,早把他给气坏了。

     可赖苍茫到底是一派掌门,控制喜怒这样的小事,自然是不在话下。

     “盛年兄,莫要送了。老兄这就回去了,改日,改日到我府上一聚,老兄好酒好菜备好,咱们好好喝几杯才好。”

     “苍茫兄说的那里话,现在天色已晚,要我说你就吃了饭再回去,左右不差这些时间是不是。”

     “不了,盛年兄的一片好意,兄弟心领。可家大业大,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还都需要兄弟回去处理,实在是不敢久留。”

     两人说完话,赖苍茫跨马就走了。

     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白盛年看着赖苍茫的背影,面色由喜转怒,显得很不好看。

     两派相距不远,数个时辰便能走个来回。可这赖苍茫几年都不曾来过他白山派,这一次竟然亲自登门,还带着礼品,如此客气,岂是简单的聊聊家常这么简单的。虽然赖苍茫没有说,但白盛年知道,八成是为了那皇族大选的事情。

     “赖苍茫,你的喉咙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白盛年想着,院子里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爹,快回去,娘做好饭了,大家都等你吃饭呢!”白鹭一蹦一跳的跑出来,一脸高兴的样子。二十岁的她如同发红的蜜桃,看上去是那么的羞红,令人忍不住的想要食用。

     “爹,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小铁头又惹你生气了。哼,他整天的不学好,我去教训教训他。”

     “鹭儿,慢着。”

     白盛年喊着她,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么大的人了,整天咋咋呼呼的,跟个假小子一样,像什么样子。”

     白鹭正要反驳,可是看到白盛年脸色明显不对,便只好默然。

     “好了,爹,我知道了,快进去吃饭吧,娘做了你最爱吃的包子,大家都等不及了。快点,爹。”

     白山派所有徒弟,都在大厅里站着,等白盛年过来。大家入座之后,一张大桌子也没有坐满。

     要说这白山派,以前可是漠北正北地区有名的名门大派,可是渐渐的因为人才凋零,到了白盛年这一辈就只有四个徒弟了,其中一个还是他的女儿。这些年,要不是有着铁家的供应,早已经生存不下去了。

     大家吃好了饭,收拾好桌子之后,铁群把完整的两条狼皮拿了过来。送给师父师娘一条,白鹭一条。

     白盛年接过皮子一看就知道是好皮子,可是他并没有立即收下,而是拿眼看了看铁群。

     “这狼皮好啊,毛色又好,又完整,你有心了。”

     铁群笑了,师父可是很少夸过他的,这一夸感觉就是不一样,整个人就好像要飘起来似的。

     “可是,这狼皮你打哪来的!”

     白盛年这一句话,让铁群的心又落到了地上。

     铁群心想,要说自己打的吧,以自己的身手,能把狼皮保存的这么完整,师父肯定不相信。可自己又不想跟师父说自己获得了大罗天神典的秘密有看出敌人如何出招的能力,那就等于要把钱袋的事情说了。

     他现在还不想说,因为钱袋找不到了。

     铁群琢磨了一下,笑着说道:“师父,那个,狼是我在荒原上捡的,老包镇肉铺剥的皮子。”

     他这一说,一旁的两位师兄弟和白鹭都笑了。

     大师兄坎培说道:“师弟,你再去捡两条回来呗,我们还没有呢!”

     铁群这边还没搭茬,白盛年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群儿,你天性自在,喜欢无拘无束,这对于习武之人是很好的。为师也没怎么管过你,想着你自己会调节好。可是现如今你竟然说谎话来欺骗为师,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

     白盛年生气不全是因为这个,主要还因为铁群跟在自己身边修炼这么多年了,还是三等弟子的水平,让他很是心烦。

     他的心里不经意的会想到,自己这么认真的教他武功,即便他不是铁家的子孙,就是一个白痴也不可能一点进步都没有吧!他是不是在骗自己,整天光学不练!

     白盛年这一发火,铁群知道他是真生气了。

     “师父,这狼的的确确是徒儿无意中捡到的。师父既然不相信我,徒儿也没什么好说的。”

     铁群说完又坐回了座位上,白盛年那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跟我犟嘴?”

     空气一时间好像凝结了一般,师娘看不过去了。

     “盛年,别生气了,怎么说,群儿都是一片孝心。而且,群儿这孩子是咱们看着长大的,他向来是不会说谎的。”

     “哼,就知道宠!”白盛年撂下一句话,气哼哼的走了。

     师娘和白鹭也跟了过去,大厅里就剩下铁群师兄弟三人。

     老三庞开开一个人默默的收拾着东西,坎培眼睛晃了一下,又看向了铁群。

     “师弟,师父今天发火不是冲你,是被赖苍茫那个老东西气到了,你别往心里去。”

     铁群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坎培又说:“不过,你能捡到毛色那么好的死狼,运气也是好的很呢!改天你什么时候出去玩,一定带着师兄,师兄至今连个枕头都没有,做梦都想要一个狼皮枕头啊!”

     坎培说着叹了一口气,很是感慨。

     铁群抬头看了看他,没有搭他的话茬,扭头走了。大狼狗“铁黑子”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坎培看着铁群的背影,气的咬牙切齿的。

     这时,他发现庞开开正看着自己,立即变了脸色。

     “小开,都收拾好了?”

     庞开开赶紧低下头,小声的回答:“师兄,都收拾好了。”

     “都收拾好了,这角落里怎么还有这么多土。你是不是也跟你二师兄学会撒谎骗人了。”

     庞开开连忙摇头,显得很委屈的样子。大师兄坎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可是自从他修炼到了三等侠客,就变了。

     “小开,师父今天为什么发火你也看到了,那是二师兄说谎骗他老人家。你年纪还小,可千万不能跟二师兄学。二师兄是铁家人,师父不能把他怎么着。可是你要是犯错了,惹师父生气,再加上你修炼五年还是一等弟子,师父一准把你送回家,知道?”

     “知道了,大师兄,我这就赶紧收拾。”

     “这就对了,全部收拾干净了!”坎培说着回去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