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三斤是个实在人
    原来,铁群在肉铺那里要挟赖三斤,要他去小黄石那里把死狼捡回来,然后剥好了狼皮给自己送过来,自己就把他母亲遗留给他的钱袋还给他。

     赖三斤的穴道解开了之后,想着要是去找自己的叔叔说了这件事。一来自己一个一等弟子被铁群这个三等弟子给打了很丢人,二来他怕自己真带人找上门,铁群不将钱袋给他那就不好了。

     赖三斤想来想去觉得把死狼给捡回来是目前最妥帖的办法,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先把钱袋要回来,以后再跟铁群算账。

     这个时候,小屁颠过来找赖三斤回去,他便带着小屁颠两个人打马往小黄石那里去了。

     两个人到了地方之后,天已经有些擦黑了,他们下马找来找去那还有什么死狼啊!连活物都没见到一个。赖三斤觉得铁群骗了自己,骂骂咧咧的正要走的时候,突然间一阵狼嚎声传了过来。

     两个人立即上马便要跑,可是那群狼早已经把他们围了起来。见这胖小子要跑,立即飞奔了过来,上来就把赖三斤给撕咬了下去。

     赖三斤虽然是一等弟子的修为,可是胆子不大,被咬下去之后,立即疯狂的挥舞着乱拳,看都不敢看。群狼多聪明啊,一看这小子这个样子,都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他。

     那小屁颠一看自己的主人被咬了下来,正要跑呢赶紧勒马停了下来。他寻思着自己倘若跑了,回去没办法交差,可能也是死路一条,自己还不如回去呢,倘若救回了那位大爷,自己也算是立了功了。

     人都是存着侥幸心理的,小屁颠这个二等弟子此时心里想的更多的是自己救回赖三斤之后,掌门人如何奖赏他,会不会传授他绝世武功,门派内部那些平时看不起他拍马屁的人,也都会对他刮目相看的。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不觉的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那还想着自己会不会被狼咬死。

     那赖三斤挥舞了一阵拳脚之后,早已经大汗淋漓没了力气,群狼瞅准机会左右开弓,立时便扑了上去。

     等那小屁颠到了的时候,赖三斤已经被咬的半死不活,在大声的哀嚎着。

     群狼看赖三斤哭丧似的嚎叫着,估摸着已经是自己的嘴里的肉,便放下了他前来攻击赶来营救的小屁颠。

     小屁颠看见群狼虎躯一震,愣在当场。

     腿早已经吓的软了下来,全身冷汗直冒一时间差点就晕了过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人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出来赶走了群狼,救了小屁颠,又回去救下了正要被几条狼拉走的赖三斤。

     只不过小屁颠说的时候刻意的把那个神秘人给隐去了,全程只说是自己不顾性命的救了赖三斤。并且小屁颠只知道赖三斤去小黄石找死狼是从铁群那里得来的消息,至于之前发生的事情,赖三斤并没有跟他说。

     小屁颠说完,白盛年明白了。

     “赖掌门,贵侄子现在如何了?”

     “命保住了!”

     “哦,那赖掌门不在家照顾侄儿,兴师动众来我白山派是何意!”

     赖苍茫愣了一下。

     “白盛年,你跟我这装傻呢!我侄儿被群狼攻击,全都是你徒弟铁群害的。你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敢说这不是你授意你徒弟干的?你今天不把你徒弟交出来,我青云派绝不答应!”

     白盛年笑了一下,他身为白山派的掌门,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被人威胁早已经不放在眼里了。不过,他看赖苍茫正恼怒着,便又把笑容收了回去。

     “赖掌门,你这话就说的有些不讲理了!这事情的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你们这说前说后的一大堆,没有一句是跟我徒弟有关系的。你这样生拉硬拽的非要把我徒弟给搅进去,到底是何用意!今天你要是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白某人也不是那好欺负的。”

     “啊,哈!白盛年,好!说得好!”

     赖苍茫竟然笑了出来。

     “我是何用意是吧,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非要把手打你脸上了你才承认是吧。那好,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

     如果不是你徒弟说小黄石那里可以捡狼,我侄儿会过去?如果我侄儿不过去,他就不会被群狼攻击,就不会受伤,听清楚了?你还说跟你徒弟没有关系?白盛年,你还跟我装什么,你问问你的徒弟看他怎么说!”

     两个人正说着,铁群这个时候早已经笑的不行了。

     铁群实际上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因为当时天已经很晚了,小黄石那里是群狼经常出没的地方,他以为赖三斤是绝对不会去的,到时候上门来求自己,自己好拿下他呢。

     他是想借那个机会让赖三斤以后听自己的话,省的祸害别人。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赖三斤心眼这么实在,竟然真的去了,三斤不是缺心眼,是个实在人啊!

     不过,自己倒还真没有骗他,自己杀了七条狼,就扛回来三条,至少还有四条死狼在那呢,赖三斤如果运气好的话,还真能捡回来几条送来也说不定呢!

     铁群想着不由的又笑了起来,这笑声很大,大家都听到了。

     赖苍茫这时恶狠狠的盯着铁群。

     “白掌门,这就是你管教的好徒弟!”

     白盛年还没有说话,铁群大声的说道:“赖掌门好聪明啊!在下真是个听话的好徒弟!”

     说完,他又笑了。

     铁群这一说,赖苍茫心里明白,“你小子是拐弯抹角说我侄儿傻啊!”赖苍茫立即暴怒,一个踏步上来,直扑铁群。铁群看出他一招要攻击自己的咽喉,他正要躲开。

     这个时候白盛年立即挡在铁群前面,化解了赖苍茫的偷袭。

     “赖掌门,这是白山派,不是你青云派的巨侠门!”

     赖苍茫知道白盛年是三等大侠,自己也是三等大侠,况且白山派的独门绝技《白苍点穴法》,白盛年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交起手来自己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而且,自己是有理的,倘若真是打了那铁群自己这个理就没了。他衡量了一下,便退了回去。

     “白掌门,今天这个事情,你白山派无论如何给我一个交代,如若不然赖某人不怕把事情搞大。”

     白盛年知道,赖苍茫说的把事情搞大便是要闹起来,让漠北正北地区都知道。

     现在正是皇族大选的时候,皇族大选期间门派寻衅滋事是会被取消选拔资格的。皇族大选对于青云派很重要,可是对于白山派更是重要的很呢!目前两家还没到那种鱼死网破的地步,这件事最好的处理便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内部解决就行了。

     白盛年温柔的笑了一下。

     “赖兄放心,倘若真是群儿的过错,白某人自会以门规处置,亲带着群儿登门向令侄儿赔礼。”

     “哼,说得好,赖某就在青云派等着你!”赖苍茫气呼呼的带着人走了。

     等他们走远了,大家都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好了,小点声。”白盛年说着吩咐坎培关了门,大家进去了,里面又是一阵开怀的笑声。